Wednesday, August 3, 2016

特殊的嘉奖词-离奇的宣讲会

竖起旗子!明确方向!终结党国!重建民国!

特殊的嘉奖词
离奇的宣讲会

习当局重手打压律师群体的709事件一周年后,恬不知耻的导演了一场没有创意,却愈加无耻的审判戏。作为热身序幕,让备受关注的赵威通过文字悔过和指责其他律师,接着让颇有声誉的“战神”王宇深切悔罪并指控、指责同道和关切声援她的朋友和同情者。
完整使用这种手段让化对手自贬、自损的鼻祖是斯大林,三场莫斯科审判就是他的杰作。
全世界的人都目睹了这样的场面:在法庭上,所有被告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全部承认检察官指控自己的罪行,并且还主动揭发其他的同伙和共谋者,争取立功。他们一个个千篇一律众口一词地把自己描述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魔鬼。在他们的最后陈述中,又无一例外地用最美好的词汇赞颂了斯大林。
(为了党的利益,建议你诽谤自已......)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法庭这一场面,让长久生活在民主和人权社会中的西方人百思不得其解。你只能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被邀请的西方旁听者,大都认为审判是公正的。一位英国律师写道:“我们又一次坚定地认识到控告是正确的、承认是正确的,判决是公的。”
完全达到了斯大林精心导演这幕戏剧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而斯大林的徒子徒孙习大帝导演的天津审判实在是不堪一议,徒留笑柄。整场戏还没收场,民众的揶揄嘲笑,调侃讽刺,淋漓抨击已经溢满网络。网民对所谓的认罪悔过,宣告了: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的三不立场。
其中一幕重头戏是审判胡石根先生。(家属和朋友都不能旁听)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当庭公开宣判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认定胡石根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7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决书称:胡石根,男,195511月出生,江西南昌市人,曾于1994年因犯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2008年刑满释放。然而,走出监狱的胡石根并没有悔改。胡石根自2009年后,以非法宗教活动为平台,网罗一些律师和职业访民,散布颠覆国家政权思想,指派勾洪国(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活动,另案处理)赴境外接受反华培训。
胡石根还企图整合“民运圈”“死磕派律师圈”“职业访民圈”等,来壮大参与“推墙”运动的力量。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系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转型、建国、民生、奖励、惩罚”系建设未来国家的五大方案,积极策划颠覆国家政权。
胡石根先生在法庭上正气凛然,毫不讳言:“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关注,我就想用这些敏感事件推动我的‘和平转型’理论。”:“我多次在‘同城饭醉’中,向一些律师、访民大谈自己的‘和平转型’理念,提出转型的‘三大因素’‘三个阶段’和‘五大方案’。我把这些理念灌输给其他人,就是想达到‘颜色革命’的目的。”胡石根先生据实道来的敢作敢当的亮堂姿态让审判变为嘉奖。
致使网络狂人刘尔目深深的“感谢CCTV并天津法院”,感谢他们把审判变成了“民运讲坛”。他击节赞叹的说:“本来以为只是一场胡石根先生的表彰大会,没想到在多方配合之下,硬是搞成了民运战略战术宣讲大会。一直以来央视都以传播正能量为己任,今日终于充当了一次负能量的宣讲主力,这次我必须得给他们的弱智点个赞。”
刘尔目不无遗憾的说:“胡石根教授,你咋个不上诉呢?否则再来一场讲座,让三大因素和五大方案传播得更远!”
胡石根先生是基督徒,在我们看来也是民主党人。在中国民主党人词汇里,颠覆专制政权是每一个正常人的义务,因倡导“颜色革命”而被入罪是无上的荣耀!
胡石根是在任何场合都宣扬自己的主张,而不是单单向律师宣讲。习当局非常险恶的是,在709把胡先生和律师们一起抓捕,又一起审判,刻意制造一种关联,仿佛胡石根先生是律师们背后的黑手,从而把律师的依法维权行为诠释成政治行动,同时又把胡石根先生的思想和言论推展成已经有实施的行为。
这种雕虫小技既经不起推敲,也骗不了世人。
胡石根先生不向专制政权上诉,无疑是对这个野蛮政权说:不!的宣告。我们相信,作为基督徒的胡石根先生深知:惩罚在主,赏赐也在主!他将以坦然、平静的心直面加在他身上的逼迫,他已得荣耀!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就说得好:“威权政体快崩溃时,总会出现自救式的抓人捕人。但抓一个,就站出来十个。越抓越多,然后威权的防线就被踏破了。转型就是这样的,没有办法。坐牢变得光荣时,政权危机就是真危机。那些人放出来后,就是未来政治家人选。”而胡石根先生必是其中的佼佼者。

中共的腐烂和溃败是不可逆转的,寿终正寝的时日近了!

中共党国的终结和中华民国的重建同样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美国委员会评论员
芾箐/fu qi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电邮:
mishuchu99@g_mail.com
微信: a850191
脸书:Cdp Uscommittee

201683

 附一
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就709案的庭审提出五大疑问:
一、家属和一般公民不是被公开的范围吗?难道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才能去旁听?
二、被告人自认有罪就能认定有罪吗?不需要其他有效证据吗?
三、为何没有看到控、辩双方的辩论呢?官派律师真的有维护翟的合法权利吗?
四、为什么始终不让家属合法委托的律师出庭?是担心他们扰乱法庭的和谐吗?
五、法律规定要求提前3天公布开庭的时间和地点,那为何家属到法院要求确认开庭时间却被拦在门外?

附二
莫斯科大审判
在斯大林30年代大清洗时期,举行过三次举世瞩目的“莫斯科大审判”。第一次是1936年8月,被审的是“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合总部”阴谋集团,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16人被枪决;第二次是1937年1月,被审的是反革命组织“平行总部”,拉狄克、皮达可夫等17人被处死;第三次是1938年3月,被审的是“右派托洛茨基集团”,布哈林,李可夫等21人被枪决。
三次莫斯科大审判都是公开进行,邀请了西方记者、外交使团和独立观察人士前去旁听。
全世界的人都目睹了这样的场面:在法庭上,所有被告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全部承认检察官指控自己的罪行,并且还主动揭发其他的同伙和共谋者,争取立功。他们一个个千篇一律众口一词地把自己描述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魔鬼。在他们的最后陈述中,又无一例外地用最美好的词汇赞颂了斯大林。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法庭这一场面,让长久生活在民主和人权社会中的西方人百思不得其解。你只能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美国中情局直到20年后的1950年代,仍认为这是对犯人动用脑外科手术、电休克法,或者是服用特殊毒品、药物、加催眠术的复合办法。一度投入资金长期研究,试图破解克格勃的药剂。
被邀请的西方旁听者,大都认为审判是公正的。一位英国律师写道:“我们又一次坚定地认识到控告是正确的、承认是正确的,判决是公正的。”
这正是斯大林精心导演这幕戏剧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然而,百密难免一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穿帮”,露出了麒麟皮下的“马脚”:
在第一次莫斯科审判中,为了说服人们相信坚决反对托洛茨基的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其实与托洛茨基是一伙,被告戈尔茨曼供认,他秉承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指令,于1932年11月在哥本哈根的“布利斯托里”饭店,与托洛茨基的儿子接头,策划了暗杀阴谋。但不幸的是,这个供述交代得有点画蛇添足太具体,反而弄巧成拙了。丹麦报纸很快发表声明,“布利斯托里”饭店早在1917年就被拆除。这场策划阴谋的会面地点,成为虚无飘渺失去了立足点的“海市蜃楼”

附三
狂人刘尔目的嬉笑怒骂
感谢CCTV并天津法院,胡石根教授民运讲坛开讲
今天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当庭公开宣判胡石根颠覆国家政权案,认定胡石根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胡石根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接受法庭判决,不上诉。(央视记者李文杰 张李彬)
本来以为只是一场胡石根先生的表彰大会,没想到在多方配合之下,硬是搞成了民运战略战术宣讲大会。一直以来央视都以传播正能量为己任,今日终于充当了一次负能量的宣讲主力,这次我必须得给他们的弱智点个赞。
主讲人胡石根,男,1955年11月出生,江西南昌市人,曾于1994年因犯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2008年刑满释放。然而,走出监狱的胡石根并没有悔改。胡石根自2009年后,以非法宗教活动为平台,网罗一些律师和职业访民,散布颠覆国家政权思想,指派勾洪国(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活动,另案处理)赴境外接受反华培训。
根据指控,胡石根还企图整合“民运圈”“死磕派律师圈”“职业访民圈”等,来壮大参与“推墙”运动的力量。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系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转型、建国、民生、奖励、惩罚”系建设未来国家的五大方案,积极策划颠覆国家政权。
上面既是颁奖词,也是讲座内容,使肥肥受益匪浅。说真的,这么多年我也算个思考者,但是如此系统的民运理论,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老头了不起,当然也感谢央视和人民法院提供的讲座平台。这次讲座我党挑选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学者、职业律师、群众以及来自10余家境内外媒体的记者等各界代表参加学习,境外的不说,不知道境内的这些同志通过今日学习是否心动,但是我可以肯定境内其他听众心动的肯定不少。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蒙在鼓里,以为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坚如磐石,但是今日这个教授居然94年开始就领导反革命组织颠覆国家政权。过去很多因为信息闭塞而绝望的,他们心中有诸多不满,甚至绝望,面对不公看不到希望。这次,通过央视开讲,很多人会去思考,原来一直有人默默的在反抗,终于看到希望,终于找到组织了。
这次审判不仅红了胡石根,也红了“转型三大因素”“建设国家五大方案”,这些系统的民运理论,我姑且就我对上述概念的理解做个阐述。
公民力量壮大,这是很关键的,我认为这是政权变化的终极催化剂,持续地保持抗争,持续的传播理论,不消停,只有在运动中朝廷才会不停出现错误,才会有第二个因素。所谓的公民,不仅仅是反对先行体制,更要提高自己与民主有关的各方面素养,自由,平等,包容。足够数量的公民,在政局变化期间,是稳定社会的重要力量。
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其实现在已经分裂了,只是各种势力都在拭目以待。胡教授的讲座,让他们可以肯定,没有国不一定没有家,他们的幸福并非和体制绑架一起,他们可以有新的选择,没有国就没有家的只有赵家。已经分裂,只是需要足够的压力促成他们的选择。
国际社会介入,国际社会一直在介入,从尼克松访华撬开大门开始,这个介入持续到现在,有高潮有低谷。我认为国际社会的介入是衡量当局统治稳定程度的重要因素,国际社会介入低落,说明当局暂时度过难关。国际社会介入加剧,说明他们看到了当局陷入暂时的困境。国际社会最终的介入方式必然是颠覆——太平洋航母威慑、扶持新临时政府并进入联合国取代当局席位、转移所在国中国使馆给临时政府、扣押当局国有和领导人私人拥有海外财产并转移给新临时政府。
转型,有促进体制转型的过程和具体转型的特殊时期。促进体制转型主要就是前面的三大因素起的合力,如果去做每一个因素的推动。具体转型的过程,我常说促进体制崩溃避免社会崩溃,整个权力体系的崩盘,但是公共服务体系不受影响,避免社会混乱崩溃。体制崩盘是幸事,社会崩溃将是灾难。我认为绝大多数现在从事各项公共服务的体制内人员,包括公务员、医疗、教育、水电气、交通以及军队警察,他们在新的政治格局中仍然从事现有公共服务。权力格局的变化,只是变化的政治领导人和政策体系,并非具体执行者,民主国家政治和行政也是分立。
建国,体制崩盘,秩序稳定之后,建国就是首要工作。对于建立国家,我认为没有必要执着于中国这个概念。所谓的中国不过是最近一百年才有的概念,就算历史上,现在的中国这片地盘,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分裂的,只有蒙古和后金两个外来民族建立了统一国家,这两次统一都付出了惨重的杀戮。所以分裂是主流,而统一倒是白骨累累。国家,就是愿意在一起的就一个国家,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战争留下的领土格局付出后时代人们的幸福。我相信在利益交集驱使下,一定会在最适合那个地方成为国家,绝对不会出现某些不思考人类说的一人一国,因为那不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民生,几十年灾难,国家格局确定之后,各自重建民生,恢复生态,恢复人性。
奖励,不论民主之后在哪个国家,凡是在推动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做过贡献或者牺牲的,对其本人或者家人都改做适当的经济补偿,当然我反对那种用政治职位补偿的做法。
惩罚,不论民主之后在哪个国家,凡是在其生命中做过反人类行为的,都需要进行惩罚,职务和命令不能成为他们的借口。
胡石根教授,你咋个不上诉呢?否则再来一场讲座,让三大因素和五大方案传播得更远!

刘尔目  2016年8月3日 16:3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