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5, 2016

重建中华民国南京政府!

竖起旗子!明确方向!
终结党国!重建民国!

重建中华民国南京政府!

作为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的蔡总统,自认最主要的责任就是“团结这个国家,壮大这个国家”,但这是个什么国家?蔡总统一直语意不详,留下让台独人士遐想的空间,仿佛台湾国呼之欲出。
但蔡总统的双十发言至少从文字上阐明,这个国家是“中华民国”并呼吁大陆当局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但蔡总统嘴中的中华民国无疑被定义为只是拥有2300万民众的台湾地区。

事实的逻辑是:只要中华民国的国号不变,中华民国就是辛亥革命肇始的中华民国,她的领土范围理应涵盖包括大陆在内的大中华区域。
双十节本身的来历就是明证!
清王朝宣统三年即辛亥年农历八月十八日,武昌革命党人因制造炸弹不慎爆炸,致使彭楚藩、刘復基、杨洪胜等被捕。八月十九日凌晨4时,3烈士慨然写下“腥风血雨又新秋,满目江河带泪流,寄语神州群兄弟,来日勿负我丢头。”在督署东辕门外,慷慨赴义被当众斩首,人头高悬于城门示众。
革命党人不甘束手就擒,当日驻军武昌的新军工程第八营熊秉坤首先发难打响首义第一枪,
各营响应,发动了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三千年的皇朝统治。
以阳历推算起来,正是19111010日。第二年中华民国成立。7月,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提案拟定的3个国庆候选日一、清廷下诏逊位日1912212日;二、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日1912310日;三、南北议和协定日19111218日。阿谀奉承者纷纷赞同第二方案。在“征集全国教育家于北京”的全国临时教育会议上,湖北代表起义志士李廉方,当场提议“以武昌首义日为国庆日案”取而代之,李廉方引经据典,陈述法国和美国国庆都是开国革命的首义日,强调彰显开国惟艰志士犯难之情操,并申述否定3个预定案和突显以武昌首义日当为国庆日之理由,慷慨激昂,全场态度为之翻转。表决时,出席者3/4举手通过武昌首义日为国庆日,提交临时参议院审议。9月以蔡济民为首的武昌起义将士,赴北京请愿更加强了声势,终于在民国元年924日经参议院通过,27日正式公布将首义日定为中华民国国庆日。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在《民立报》撰文主张国庆日应订在阳历之1010日,并命名为“双十节”使国人便于记忆,双十节便由此诞生。
可见双十节是纪念辛亥革命首义日的节日,是纪念中国结束皇权专制统治的日子,是纪念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诞生的日子,这是全体中国人应当引以为自豪和光荣的国庆节!
中华民国不是在台湾诞生的,之所以四九年之后中华民国政府落脚在台北,是因为中华民国政府在抵抗以苏俄为后盾的马列中国的子孙叛乱的卫国战争中失败而退据台湾。蒋总统始终坚信:有朝一日大陆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之后会欢迎中华民国回归!
历史已经证实了蒋总统的预见。近三十年,大陆地区的民国热持续不断,一浪高过一浪。今年网上大陆民众庆祝双十节的声势似乎已经超过了庆祝十一节,青天白日旗子铺天盖地,而同时调侃祖国母亲67岁生日的段子比比皆是。民国回归已经是时代的最强音!

此时此刻,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没有丝毫回归大陆的热情。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守住了中华民国的国号和法统,并在台湾真正实现了宪政民主。但蒋经国之后的历任中华民国总统都是小岛政治家或政客,他们抛弃了中华民国的真谛,蜕变成了台湾小岛政府,放弃了对全中国的责任,听任中共暴政对十三亿人民的压迫,一心想的就是苟且偷安。

蔡总统口头上还承认中华民国,但民进党的台独纲领并没有修改,台独随时都会被当做选项抛出。而国民党早已自认是台湾的国民党了,逐鹿中原的雄心和意志荡然无存。眼下郝主席即将步连战之流的后尘,踏上北京的红地毯,她能从北京获得什么呢?
但是中华民国终究是属于全中国的,属于全体中华儿女。因此,当我们在纪念双十节的时候,我们相信未来走向民主的中国人民会接续辛亥革命的光荣历史,只不过从现在的态势来看,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回归大陆的最后一丝希望已经熄灭。最终只能是如王炳章先生所说:重建中华民国。
也就是两岸三地的中华民国公民重建中华民国南京政府!
(南京总统府前双十节惊现中华民国国旗)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美国委员会评论员
芾箐/fu qi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电邮:mishuchu99@g_mail.com
微信: a850191
脸书:Cdp Uscommittee
20161015

Wednesday, October 5, 2016

十一是国殇节!

竖起旗子!明确方向!
终结党国!重建民国!
十一是国殇节!
又到十一,许多被洗脑的人士,甚至有许多归化加入其他国国籍的人士,在朋友圈晒爱国,贴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然后留言说:今天是祖国母亲67岁的生日,祝福祖国,祖国万岁!如果他们六十八岁以上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看到这个帖子情何以堪?他们比祖国还年长,他们的祖国在哪里呢?
有网友的调侃段子佐证:
某爱国青年在家准备发言稿:“没有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话音刚落,他娘操起苕帚就打。“你个兔崽子、没有我你才啥都不是”。他爹也火了:“你个混球儿、是我和你妈生的你,该国家鸟事呀”?青年嘴硬回了一句:“没有祖国哪来的你?”奶奶一听不高兴了:“我滴乖乖,我36年出生在伪满洲国,难道我要感谢鬼子?”
中华五千年这是常识,

十一是中共国的生日!这是中共国的国庆!为什么会有这个国庆日?因为有一帮马列的中国子孙
欺骗人民说:中华民国是一党独裁必须推翻,私有制必须废除。为了这个国庆日,从中共成立到1949造成两千万人的不正常死亡。有了这个国庆日之后,中共国又不断上演镇反、肃反、反右、大饥荒、文革等一系列悲剧,更多的人们被关押、被处决、被饿死,导致至少一亿多人的非正常死亡。
这个号称是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实际上与人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人民没有选票,不能选举选国家领导人,省长、市长、区县长。唯一一个自由选举的村主任以被判刑告终!
在所谓人民共和国的本土人民不能享受免费的医疗、免费的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免费养老,而这些在民主国家、我们的周边国家都有,在台湾、香港、澳门都有。人民面对毒空气、毒雾霾,被污染的地下水、大江小河池塘,泛滥成灾的毒食品,只能忍受,连个提出治理要求的地方都没有,因为媒体都姓党,不姓人民。今天的中共国真正实现了名正言顺的一党独裁,甚至领袖独裁,并且重新建立了悖逆人性的党权私有制。早知今日,当初有必要以如此巨大的生命代价换来这个国庆日吗?这是值得庆贺的日子还是应该诅咒的日子?是要庆祝上亿人的死亡还是为这些人悲伤、追悼、缅怀?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但还是有不少被油蒙了心智的人在欢庆,惹得有网友忍不住要发问:【你庆什么?】国庆!你庆什么?你庆你买不起房吗?你庆看不起病吗?你庆学费昂贵吗?你庆物价天天上涨吗?你庆你娘上环吗?你庆老无所养吗?你庆天天吃毒食品吗?你庆你只能做个哑巴吗?你庆你天天加班十几个小时吗?你庆官猿啥事不干却吃喝嫖赌贪吗?你庆你家房子被强拆了吗?你庆土地又被土狗圈走了吗?你庆你办点小事都要屁颠屁颠地送礼找关系吗?你说你庆啥?一群傻x
在这个日子,无数不愿被奴役,争取自由和人权的人士遭受严密的监视、骚扰,被软禁、被旅游,甚至被无端绑架。930日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
和湖北荆州到上海来的许光利
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并被关押近二十个小时就是突出的例子,当时他们只是与10余位上海朋友一起在上海九江路3994楼悦来饭店吃饭。(详见附文:陈建芳被黑帮绑架经过)
有年轻人说:从1989年开始他们的眼里就没有“国庆节”了,有的是国殇节、国哀节。
那应该是六四学生了。那么十一是哪一国的国殇节呢?学生们也许没有答案!我们的答案很明确:十一是中华民国的国殇节!
诚如鲍乃刚所说:“这一天,对中华民国来说是国丧,对劳苦大众来说,是国难,从67年前的这一天起,中国人民没有了尊严,没有了人权,从此中国人民几代人都没有站起来过,对于民主自由人士来说,没有自由的社会就是旧社会,没有民主的中国就是旧中国,何喜庆之有?要说这一天过国庆节的,应该只是赵家人的专利。”他质问那些不是赵家人的奴仆“瞎鸡巴起个啥哄”?
中华民国才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才是对日战争的胜利者,才是联合国的缔造国之一,才是公民的新中国。
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分裂中华民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延续,
是共产国际瓦解中华民国的产物,
是剥夺民众所有民主权利的党国。尽管中共国仍然武装到了牙齿,但网友的一段对话形象地勾勒了中共国的命运:
医生:多大岁数了?
病人:六十七了。
医生:什么病?
病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家里揭不开锅还老给别人钱,还天天打家里人,不让家里人说话,到处撒谎吹牛。大夫啊,我真的好怕死,你救救我吧。
医生:你这病是德国人传过来的,以前有个姓苏的也得过,后来它死了。没救,怎么折腾也得死,准备后事吧。
但中华民国是中国人民过去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未来的希望!当中共国败亡之后,重建中华民国就是最自然的选择,
而未来重建的中华民国将会永远纪念十一这个国殇节!

附文:
陈建芳被黑帮绑架经过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103日星期一,以下是在十一前夕遭受绑架的上海人权捍卫者陈建芳的经过自述:

我是上海的陈建芳。谢谢朋友们对我的关注,我昨天(102日)晚上很晚有了手机,现在给朋友们报个迟到的平安。

2016年国殉节前夕(930日)晚上7时左右,我接待湖北荆州到上海来的许光利,和10余位上海朋友一起在上海九江路3994楼悦来饭店吃饭,突然我和许光利被绑匪绑架到上海外滩派出所分别关押。我被抢走包内写有“三民主义”字样和中华民国国旗的9枚徽章,及有关证明等物品。我在外滩派出所被关押大概1个多小时后,转移出去时刚巧碰见上海街头的举牌勇士之一徐佩玲很勇敢地冲进派出所喊我的名字,我担忧她为了营救我也被绑匪迫害关押,就没有应答她。我走到门外看到维权人士赵健也在派出所门外为我声援。

我被转移到浦东一个没有挂牌的小区内某处进行审讯,主要内容是反复问我为啥要推翻共产党?许光利来上海干什么?一起吃饭的一桌子人叫什么名字?是谁联系的?3个便衣(其中2个便衣50岁左右,1个便衣40岁左右)轮流想从我口里知道一些信息,就用我家人威胁我,还对我抹黑,又破口大骂,我说上帝会为我伸冤。一会儿他们又假装很客气地称我为妹妹、大姐等等。

一位50岁左右的便衣计谋未得逞,就用手指敲打我的额头,又假惺惺地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我说:“枪口抬高一公分。”他听了哈哈大笑地说:“你怎么知道枪口抬高一公分?”说着就走了。另一个50岁左右的便衣跟我说了许多抹黑刘士辉律师的话,骂我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刘士辉辩护。国殉节凌晨2时左右,40岁左右的便衣做了一份自问自答的笔录,最后问我有什么补充的吗?我说:“枪口抬高一公分”,然后让我笔录签字,我不签,他跟旁边的人说我一辈子笔录不签字。

关押期间不给我吃饭睡觉,国殉节下午4时左右我看到门口许光利走过向我挥手告别,我看见他背着一个大包被湖北警察带走。我下午4点半左右被释放。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美国委员会评论员
芾箐/fu qi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电邮:mishuchu99@g_mail.com
脸书:Cdp Uscommittee
2016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