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7, 2013

《习近平的半年》

傅申奇2013年5月13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习近平的半年》

   和前两任中共最高掌门人相比,习近平是一上任就实权在握的,也因此他必须承担半年治国的政治责任无可推诿。
   有观察家说得很到位: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半年来有新意,无新局,有寒意,无寒冬,实可谓不进不退、不温不火。
   有一些现象让民主派燃起希望,又有一些事情让毛派欢喜雀跃。能够例举的现象很多,比如:容忍新自由派头面人物茅于轼的宣讲活动,却在河北驱逐毛派旗 手张宏良,导致原计划在保定举办的毛派聚会和演讲活动泡汤;又比如:以非法集会罪迫害官员公示财产十君子,却容忍毛派在长沙大规模非法集会。更为突出的 是:习近平一反江、胡登基后朝拜圣地的传统,沿邓小平的脚印去了深圳,公开表示要迎接“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讽刺的是同时私下宣称:不会成为戈尔巴乔 夫,

   (戈尔巴乔夫获诺贝尔和平奖时演讲)
   《习近平的半年》
   “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铁定要维护中共党权统治,嘲笑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
   和江泽民的邓规江随、胡锦涛的击鼓传花不同,一般都认为习近平是有自己想法,想干一番大事的。那么习近平费尽心机、小心翼翼四面平衡究竟要做什么? 就在众说纷纭之际,盛传中央悄悄指示高校“七不讲”即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权利、公民社会、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不准讲。鲍彤表示不 能确定“七不讲”内容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将一夜回到“辛亥革命”之前的“皇帝梦”。
   我认为习近平的半年已经表明他的梦就是皇帝梦决不是宪政梦,

   《习近平的半年》
   不过不是“辛亥革命”之前的“皇帝梦”,而是想开创一段中共红朝中兴的历史,成为中共现代的党权皇帝。他的角色定位是毛泽东和普京的合体,即大权在 握一言九鼎,又开明慈爱得民众拥戴。成为共产党政权的普京,没有选举却有民意认可的普京。但不同的是普京踩着苏共的尸体建立自己的权威,而习近平想扛着中 共的病体树立自己的权威,显然习近平是在做白日梦。其实习近平最应该也最可能仿效的人物是蒋经国,
   (1987年,在他过世的前几个月,终于决定顺势开放报禁与党禁,允许充分的言论自由和政党政治,他开启了现代宪政的大门。)
   《习近平的半年》
   所不同的是蒋经国开放党禁和真正的选举之后,撒手人寰,否则会成为第一任真正的民选总统,并且还能连任;而习近平却有这样的机会。更何况蒋经国要面 对已经很强大的“党外”势力,而现今中国的反对派一盘散沙,要在选战中战胜人力、物力上占尽优势的中共谈何容易。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何去何从?习近平的一念之差会对他自己和历史产生巨大影响的!

   自由亚洲电台傅申奇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log.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http://fushenqi.blogspot.com/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log.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http://blog.boxun.com/hero/minzhudangtongxun/
   E-mail:tomsqfu@gmail.com
   Skype:shenqi.fu
   Facebook: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Friday, May 10, 2013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利比亚一小商贩被警察毒打即可引发一场茉莉花革命!
   现在,在中国首都北京,22岁漂亮女孩袁莉亚被残害致死,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警方立即断言是自杀!政府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封锁真相,维稳!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袁莉亚就是我们的女儿,妹妹!袁莉亚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据网络上传的民间信息:
   袁利亚是安徽民女,在北京京京温批发市场打工,漂亮鲜活。5月2日下午1点袁利亚发微信给男友说在京温上班,下午4点男友却收到一条口吻突变的短信 称“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此后袁利亚失去联系,直到第二天凌晨被发现死在京温楼下。而京温商城袁利亚的老板和周边人却一致声称袁利亚5 月2号当天并没有来上班。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对袁利亚的离奇死亡,北京警方匆匆断言其为自杀,遭到了很多了解袁莉亚的人的质疑。
   疑点一:死者并无自杀的任何预兆和理由。通过和她来往的朋友了解到,她5月2号在大红门早市下班后都很正常,下午一点发给男友的微信也很正常,跟男友感情一直很好,没有理由要自杀。
   疑点二:死者为何要在京温市场内部待上整整一夜后再跳楼?
   疑点三:京温批发市场每天晚上5点进行清场,市场内整夜有保安执勤,难道没有发现这个袁利亚?
   疑点四:事发后,保安人员有两名不知去向,另一名被抓,如果没有异常,为何逃跑?
   疑点五:袁利亚被发现死亡时,是从挡雨棚落下,面部朝上,如果是跳楼身亡,为何不选择附近空旷的水泥地?
   疑点六:袁利亚被发现死亡时,身旁并无大量血迹,疑似血凝固后被扔下楼。
   疑点七:袁利亚如果早有寻死之心,又是一个极有孝心的孩子,在家庭如此困难的条件下,为何没有在老板处结账将工资寄给母亲?
   疑点八:袁利亚自己说在上班,而摊主及周边人却声称没有看到其当日来上班。袁利亚上班所在的京温批发市场监控重重,为何事发当日袁利亚上班附近的视频监控无法提供?
   据袁莉亚的朋友说,袁平时很乐观开朗,要说寻死,他是怎么也不相信的,她的家庭本身已经遭遇重创,身为家中顶梁柱的她怎么可能选择自杀?
   京温事件最新消息,袁莉亚的爸爸今天在来京的路上已经去世,他是被活活气死的!女孩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她体内含有六个人的精子。而且她是被活活推下楼的!现在我们全中国人民的心都在为袁莉亚的死而颤抖!
   可是中共的媒体全部都屏蔽了,哑巴了!只有网络传出民间消息,而民间义士们又都冒着传谣罪的风险!袁莉亚的亲友同胞为其惨死向中共北京当局讨要公道,中共北京当局竞出动直升机在內的国家暴力“维稳” !!!
   中共各个别鹰犬们,我要大声的质问你们:你们也有女儿妹妹吗?将残害袁莉亚的野兽绳之以法难道就会让你们的政权倒塌吗?!
   我们所有中国屁民们,难道你们还能麻木,事不关已?!
   既然中共一定要逼出陈胜吴广来,那么我们立即,迅速的公开向中共申请:为给惨死的袁莉亚讨回公道,我们要上街游行示威!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袁莉亚就是我们的女儿,妹妹!
  
   草拟人 中国民主党人 周志荣
   手机号13807329064
   邮箱zhouzhirong@hotmail.com
   skype号zhouzhirong11995599

《派别和道路》

   傅申奇2013年5月6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派别和道路》

   法国大革命期间1791年制宪会议辩论时,拥护激进革命的人坐在左边,而主张温和的立宪派恰好坐在右边,

   《派别和道路》
   于是,习惯上革命和激进派被称为“左派”,温和派被称为“右派”。在此后的各国历史中对政治派别及立场的左右界定千差万别并无规则可循。大体上,反 对现存制度的为左,拥护现存制度的为右。在实际政治生活中,左和右常常表示姿态和策略,左意味者激进,右表示温和,后来更多用鹰派和鸽派来表示。
   《派别和道路》
   中共把自己称作革命左派,把反对者称为右派,颠覆了习惯语义。其后文革中的军队支左更把左右搞得面目全非。于是当今中国,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在讨论 政治立场和派别时,深受中共话语的影响。维护现体制的成了左派,反对现体制的倒成了右派。比如张博树在《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
   《派别和道路》
   中强调了左中右的中派联盟,左右的界定是中共保守势力为极左,极端反共势力为极右,就有了体制内的中左和体制外建设性的中右。这两天又有张明澍的“中国公民政治素质调研”,
   《派别和道路》
   以左、中、右划分中国人对民主的看法,结论是:左的占38.1%,中间化立场的51.5%,右的8%。真是浆糊一罐,一罐浆糊。我认为:以左中右来 划分政治立场和派别的做法应当抛弃了,因为没有用,这不能厘清问题反而搞得更复杂。在我看来中国存在维权派,即维护中共权力和权威的一元专制派,没有特定 立场的中间派,以及反对现体制的反对派。维权派中有顽固派和开明派,反对派中有宪政民主派和非宪政民主派。非宪政民主派中有毛派等,其特点就是反对当前的 社会、经济、文化、宗教政策等等,但并不反对一元论的政治结构本身。各派都有激进和温和的分野。
   宪政民主道路被维权顽固派界定为邪路,宪政民主派就成了最危险的反对派。因此当局以非法集会等各种借口迫害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李蔚、孙含会、丁家喜,赵常青、刘萍、魏忠平等等。

   《派别和道路》
   但对于毛派在长沙举行的未经批准的集会却不加干预,因为毛派仍然拥护一党专政的所谓正路。
   《派别和道路》
   究竟何为正,何为邪?
   《派别和道路》
   在华盛顿纪念碑内墙的193块碑石中有一块是清政府送的,镌刻着钦命福建巡抚大中丞徐继蕃(畲?)的《瀛环志略》,盛赞华盛顿“创古今未有之局”开民主先河之功绩,透露百年前先知先觉的国人把民主政治视为正路倾心向往之情。
   《派别和道路》
   然而到了专制独裁国家所剩无几的今天,居然还有不少国人认邪为正,谬把邪路当正路,实在是可悲可叹!
   《派别和道路》

  
   自由亚洲电台傅申奇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log.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http://fushenqi.blogspot.com/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log.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http://blog.boxun.com/hero/minzhudangtongxun/
   E-mail:tomsqfu@gmail.com
   Skype:shenqi.fu
   Facebook: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Friday, May 3, 2013

4.29苏州灵岩山

   编者按:四月二十九日,全国各地数百民众不约而同的来到苏州灵岩山纪念林昭。这是宣告:林昭反抗暴政的精神不死!这是宣告:自由民主的理念深入人心!这是宣告:结束一党专制,建立宪政民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苏州木渎镇灵岩山将成为民主的圣地!
  
   荐华

   4月29日苏州灵岩山成了各地民众另类的汇集地点,因为那里埋着一位民主先驱,因为那里树着有一座丰碑。45年前的今天,罪恶的子弹夺取了一个伟大的生命--林昭。
   4.29苏州灵岩山
   中共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和“反革命罪”把林昭投入监狱并杀害。林昭是民主运动的先行者,早在1957年反右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确地确立了建立民主制度这样一个政治理念。被投入监狱后,因为坚持不肯放弃争取民主自由的理念,那怕是口头说一声放弃,最终被枪决。
   4.29苏州灵岩山

   人们来到灵岩山脚下,沿着山麓一路行走时,热情的老乡不断有人的问:“是不是去看林昭?”,他们会情不自禁的说:“林昭是好人”,“它们比国民党更凶恶”“杀林昭的是畜生”......没有华丽的辞藻,老乡的语言是朴素的,立场是鲜明的....
   4.29苏州灵岩山

   4.29苏州灵岩山
   在安息公墓外围,一清早就岗哨林立,一百多名警察和便衣人员那里守候,组成了警戒线,随时随意的盘问扫墓人。浙江民主党人邹巍上午八点半到达,那时 扫墓的人还不多,他回答盘问说:去拜祭林昭。就不容分说的被殴打,打人者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还林昭,老子是毛泽东的人,打你白打,不许你上去!”邹巍的 脸、胳膊、手都被打伤,手机的玻璃也被打碎。并被强行押到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藏书派出所,一直关押到下午一点半。
   但到了十点多,这里已经汇集了数百名凭吊者---他们来自广东、浙江、北京、黑龙江、上海、安徽、福建、海南等全国各地的民众。扫墓者就像朝圣者一 样,他们把林昭墓地当成了圣地。林昭离开人世虽已四十五年,但这迟到的身后哀荣足以使她九泉之下瞑目。其中有浙江的中国国民党浙江筹委会成员魏祯凌、人权 活动人士戚惠民、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绿色观察”负责人谭凯等,有上海的维权人士朱金娣、杨林、陈建芳、沈荣海等等。人们不约而同的赶来了!有年轻的女孩 子,有坚毅的男孩子,有饱经风霜的老人,

   4.29苏州灵岩山
   有稳重刚毅的中年人,甚至有有拄者拐仗的、坐着轮椅的.....
   4.29苏州灵岩山
   老中青为了一个目标、为了一个信念走到一起,这是心与心汇成的洪流,这是不可战胜的力量!大家勇敢的站出来,用行动告诉世人:绝不会忘记那段罪恶的 历史!用行动告诉世人:民主是个好东西!林昭的理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站出来为民主的未来奋斗!
   为了明天“我们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这就是扫墓民众的心声。
   通往林昭墓的两条小路蜿蜒曲折,小道两边长满灌木杂草,地上铺满了枯黄的树叶,凭吊人群络绎不绝的到来、聚集和维稳人员的警戒线对峙。在左边的小道 上 ,有人高喊“别拦着我们!我们仅仅是寄托我们对的林昭崇敬和敬仰,你们怕一个被你们杀死的死人?”人群中传来一片哄笑声,警戒线被冲破了。
   林昭墓周围庄严、肃穆,数百人围绕在墓地四周,大家拍照,献花,向墓主人鞠躬,大家的心情十分沉重,悲壮的气氛笼罩在整个墓区。林昭墓前不断摆满献 花,不断被现场警戒的成员拿走。突然,现场的维稳人员开始抢人们的照相机,一个中年妇女大声喊:“为什么要抢我的照相机?!”人们与之讲理,并集体行动夺 回了照相机。有个中年祭拜者大声质问道“这个政权是纸糊的?!”还有人对着防暴人员喊道:“退役后,你们也是维稳对象!”
   上午11时30分左右,山下入口处,一个便衣壮男砸坏了刚刚赶来的安微文联副主席谢德裕的花篮,还动手打了谢先生。接着,又有几个便衣又打倒了一个 女孩子,打伤了一个年青的凭吊者,维稳人员在边上冷眼观望,人们责问他们“为什么不制止行凶打人者?”他们却装聋作哑。但人群越来越大,大家相互鼓励,手 挽手,肩并肩,打人者见势不妙 就溜走了。也见证了一点:如果正义不站出来,邪恶就会如期而至。
   临走大家默默的与林昭道别,也有人哭喊着“再见了林昭,我们还会来看你!”
   再见了林昭,再见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凭吊者!待到民主之花盛开时,我们定会再次洒酒祭英豪!
   祭扫者们相信,随着林昭的生平事迹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来年到灵岩山来祭拜林昭不再是几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人,苏州木渎镇灵岩山将成为中国民主自由的圣地。

   4.29苏州灵岩山
   死人墓前按监控摄像头,你在监控什么?你在录像里看到了我的脸,而我却在摄像头里看到了你内心的恐惧和你的末日!林昭女士安息!
   4.29苏州灵岩山  
   附:
   江苏昆山-柴金元4月30日苏州灵岩山惊险一日游
   由于4,27被昆山警方上岗,直到4,29下午五点才被放出。当时打电话给还在苏州的朋友,还有许多朋友在苏州。就马上坐车往那边赶过去。第二天早 上六点多,因为黄子还从没去过林昭墓。就和鬼圣陪着他去,大概七点半到了安息公墓的入口处,没想到这里的民警真勤快,这么早就守在哪里了。在29号晚上就 听到一些朋友说,说当天去纪念林昭的时候,去的警察和便衣比看林昭的人还多,有些人被打,手机被砸。这真是一大奇闻,去纪念一位去世那么久的好人,还有警 察阻挡,还有人被打,东西被抢,对着墓碑还装啦摄像头。不管这些辅警,还是快步走向林昭墓。到啦墓前,首先我们三个人一起向林昭鞠躬三下。而后黄子开始拿 出手机拍照,边上的辅警过来阻止。态度很凶狠,鬼圣就立马大声 的和他辩论起来,说纪念林昭是公民的自由,现在很多人向钱看。林昭是中华民族的灵魂,要是我们拍照违法,请拿出法律条文来。对方说是领导说的。鬼圣回应 道,你是个人啊,没有自己的是非观点吗?领导叫你杀人你也杀啊。你不是一个工具,你是个有思想的人。他们又不说话啦。然后黄子也和他们聊,我知道你们也是 被这个体制绑架啦,有领导的压力。你我都生活在国家里,现在腐败横行,贪官裸官众多。他们将子女和财产转移到了国外,而我们留在国内的同胞却饱受毒奶粉, 地沟油,污染空气,垃圾建筑的侵害。近天你穿着这身警服能有些特权,你能保证你的子孙后代都能当警察吗?还有我们不想搞得太僵,只想拍个视屏和照片马上就 走。不然的话林昭一个弱女子都不怕死,我们堂堂男子还怕死吗?说完,黄子演 讲了一会儿,并把几个鸡蛋和一面光明中国的旗子放在林昭和她父母的墓前,我在边上拍摄。他们辅警在边上保持沉默。然后我们就下去了,到了入口处的小店前。 黄子觉得好不容易来一趟,应该给他们发一下名片,宣传一下民主宪政。鬼圣也过去帮他发,还给警车里的民警打招呼。可能这个举动激怒啦他,他大声叫着他的同 事。把他们抓起来,并当着黄子的面把名片撕啦。我们问他们凭什么抓我们,为什么没出示警官证,逮捕证。没人理我们,一番挣扎后都被推到警车往藏书派出所拉 出。在车上还是问他们为啥不守法律程序,问烦啦那警察就说我是临时工怎么啦。到了藏书派出所,手机都被强行拿走,身上所有东西被收。问他们要物品查扣清单 也不开。三个多小时侯他们问得差不多了,就把东西还给我们了,让我们走。 我拿了东西因为有事就先走了,黄子和鬼圣因为警察没收了黄子的名片和光明中国的旗子要在里面理论。最后半个小时后给他们打电话也出来了,东西还是没有要回 来。碰上了流氓很无奈啊。最后希望朋友们能支持一下黄文勋的光明中国行和张圣雨的自由中国行的活动,他们是我所见到的最有勇气和奉献精神的民主人士。黄文 勋;13414589456。张圣雨;13542725091。请尽量给他们发信息,因为他们的手机卡在漫游中。

   4.29苏州灵岩山

Thursday, May 2, 2013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就贾庆林“涉诉非正常上访终结制”向中央和社会各界的进言
   马亚莲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2012年底起,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中央政府提出一系列关注民生、打击腐败的政改目标:“改变工作作风”、“为群众办真事实事”、“依法治国”、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反腐倡廉”、”老虎、苍蝇一起打”、……等等,这些令人温暖、贲张的口号宛如中国城市中早已消失的彩虹,给民众尤其是冤民们新的 盼头,然仅过数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提出的建立“非正常上访终结制”又一下浇灭了平民们正冉冉升起的喜悦,失望、激怒、愤恨、责疑、抗议、……宛若弥漫 中国的灰霾再次尘肺了民众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望。
   事实上,沉静理智者们从这些根本无实际有效监督制约的空措施,已可看出习近平任期要重蹈胡锦涛在政改方面非但毫无建树、腐败反愈加恣意的端倪。胡锦 涛上任之初对民生、腐败问题有过绝不逊于习近平的铿锵、暖人之语,撩拨了全国民众对其的厚望,饱受地方政府压制的冤民们纷纷迢迢千里赶赴首都,期望能尽快 挤进解决的行列。2003年《瞭望东方》专门刊发了“信访洪峰高潮年”文章,国家信访局长周占顺也指出80%的访民是有理的讲话。然也仅过数月,就温度骤 降、寒气逼人,冤民们尤其是冤深似海、难以被地方压服的老访户受到了地方更严酷的打压和制裁,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各部委信访部门也成了完全听命于地方政府的 傀儡。
   仅以常识论,作为中共的首脑,无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意识到面临的深重危机并绝对希望国运强大、治理顺畅、法治良好,希望超越前人、民心所向,然 而,在漏洞百出的制度下,已侵入骨髓的全民腐败岂能轻易去除,一条线上的蚂蚱们为自保已结成钢铁同心,除非习近平有绝对的勇气和魄力打破旧罐重树新制,然 这样的可能显然是微乎其微的。贾庆林敢为天下官者先,代习近平提出引发全国哗然的非正常上访终结说,已初显了习近平时代政改的走向。
   2013年3月3日,贾庆林在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出:建立健全非正常上访终结机制,针对重大复杂的涉诉非正常上访案件,应建立终结听证、评估制 度。依托“信访三级终结机制”,各省级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采取听证会的形式,召集上访人、办案人、各方代表面对面沟通。通过各方代表各抒己见,达到明辨是 非、化解矛盾的目的。在听证会结束后,由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对听证会结果进行评估,综合各方意见和建议提出客观、公正的处理意见,并最终由主管领导签署非 正常上访终结意见书。如上访人仍对该终结意见不满,进而产生新的非正常上访,则上级有关部门不再受理和交办。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非正常上访行为,则依 法予以打击。
     此说完全是法治的倒退、人治的再次大跨步!
   其一、什么叫非正常上访?官方解释中的定义是:信访人不到指定的场所和按规定的逐级信访程序到有权处理信访事项的机关或组织提出诉求,而是采取蓄意 的、过激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限制或禁止的方式,以集访、闹访、缠访、越级形态出现的影响党政机关办公秩序,损害社会治安秩序,恶化地区建设发展环境,妨 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等行为均属非正常上访。
   而各地政府不成文的定义范畴则进一步扩大为:只要是告状者或维权者、异议人士等,总之是被基层政府认定为不稳定对象者,凡节点(中外会议、外国领导 来访、节庆日等所谓敏感日)皆不可在首都或地方政府的办公地前、天安门广场周边、毛泽东遗体纪念馆、会场、主要领导家门前、各大报社、中央电视台、领使 馆、……等等地方出现,哪怕你只是递交一封控状或者真的只是路过,甚至是拜年、祭拜、瞻仰,都被列入“非访”范畴,哪怕你没发过一句声音、没动过一根手指 甚至北京警方都出具书面证明其无“过激行为”者,都要被“依法”治罪。
   无论是官方解释的“非访者”还是扩大后的所谓“不稳定对象”,他们是在何种情况下、因何“过激、非访、不稳定”?是有理无处告被孬官逼出的“过激、非访、不稳定”?还是真正脑子偏激下的不稳定?或者是对当局恨之入骨要造反的不稳定?更或者持不同政见誎言者。
   但无论上述何种情况,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属该被列入“非访终结” 并治罪的对象。属偏激有病的,应该疏导或治病;有理而被孬官逼迫成“过激”甚至要“造反”的,此类对象非但不应治罪还应受到政府的抚慰和表彰,正因有理者 超出常人之坚强不屈的无畏抗争,才揭露出为非作歹的恶官,才使国家稳定和向上,何况官逼民反是千古常识,更何况连中共总书记毛泽东都说:“有些人如果活得 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 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故被治罪的应是犯错甚至犯罪的恶官。而政见不同者,如 若政府有足够的气度雅量和自信、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完全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纳取誎言”理应是自称“三个代表”的共产党政府具备的 基本素质,即便这些不同政见者持有的观点于民、于国无益却还试图“推倒”,也不必高度紧张,因民心所向绝非少数人能左右的,如真要“推倒”也是另外层面法 律的范畴。
   当然本人并非否定有无理取闹者,可这些该被依法处罚的对象毕竟是少数,如果真的占大多数,那该反省的理当是当局了。可悲的是,现实中真敢无理取闹者受治裁的却为数极少,内中原由当值深究,本文暂略。
   故在公正、客观的前提下查清事实、分清责任、明辩是非是最必要的前提,而独立司法、提高法官素质、清明法院、驱散权霾、回归法制更是迫在眉睫。但中 央各部和最高法都全然不理这些,这就给地方官员以超出法律、情理的自制权,如此下去,范畴进一步扩大毫无悬疑,而民众索性“过激、非访、不稳定”也势在必 然。若地方领导有足够的“胆魄”和“霸气”,看守所、监狱人满为患的场景应是不远。
   其二、此说将法律和法院置于权下,公然藐视和扭曲了法律,也再次印证了人治高于法治的现状,打破了习近平要坚决纠正权大于法、让民众在个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和标榜。   
   法院审案和纠正错案早有法定程序规定,至于执行力度和公正性、严明性和法官判案能力才该是全国人大应予关注和制定措施、律条的。现却由政府领导另制 “涉诉非正常上访听证会终结制”, 并由领导签名来取代、决定法院判决和法官审议,既严重悖离法律程序,也否定了法院的终审判决和再审纠错制度的严肃性和威慑性,领导都不尊重、不信任法院、 法官而要自己搞定,却要民众服从判决,既不服众也荒谬透顶。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哼哼,是把法律和人民关进笼子里吧!
   事实上,法院有信访部门本身就是荒唐、可悲和违法。更严峻和让人焦心的是,2011年在全国人大和最高法出台政府无权强制拆迁而需由法院执行的规定 后,上海基层法院竟然召募了一批社会无业、下岗人员进入法院执行庭和信访办,充当执行员和节点“看管”不稳定对象的看守。一批原由街道办事处综治科聘用的 专职看管员(表面还兼职消防等,实质专职此活),都纷纷寻门路改投收入更高的法院旗下。
   信访终结消减了判案的威信;无任何执法资质社会人员的充入降低了民众对法官的崇敬; 法院也违法设立黑监狱看管和监控,是身先士卒地将法治踩入脚底,力证了法院不能依法判案的事实存在。
   其三、罪刑法定是民主法制国家的根基之一。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内,并无“非访”“越 级”……等概念,是政府官员自己制定的范围。且眉毛胡子一把 抓,不论有理无理、不论是否被逼都归为“非”列入要打击的对象。中国政府自己都承认法治低下,否则就无将“要真正依法行政、治国”口号时刻标示并列为改革 内容之一的必要。信访部门的存在铁证了现实中法律遇阻的事实,在法治低下的时代,拦轿喊冤是访的形式之一,即便在封建社会都未被列入治罪范围,而现却由号 称“民主、法制”、“为人民服务”的中国政府领导提出予以打击,其后果是,基层官吏更凶蛮暴政,老百姓伸冤愈加无望。无良执政最终导致的必是政府的摇摇欲 坠。
   2013年2月双脚距骨坏死的本人向上海各级政府部门、领导状告综治科长王义珏野蛮推拖施暴威胁并辱骂,之后对街道主要领导上门口头答复结论不服当 场指出并事后再递书面控告,结果街道主任竟以先前已口头答复之无赖理由拒受;对本人请街道兑现书面承诺和公诚信原则的申请书,街道也以多次重复信访为由拒 办。口头答复已经笔者当场驳斥且领导表示要继续“沟通”,本人重复信访是因街道未按约办理,但现竟然都成为回绝理由,而上级部门也完全以“街道已答复”为 由拒收或一踢了之。本人依正常程序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每次都被当地政府强行拦截,且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各相关部委也都官僚习气浓重,或无理推拒,或服从地方, 决不肯实管、更不肯作出书面答复。今年全国二会,表面上各中央信访办门口截访现象减弱,但北京全城却由公安对公、私旅馆、复印店作出更严禁令,绝不允许访 民入住和复印控告、诉讼状。
   而笔者1998年起状告上海违法强拆非但未果,还二次被上海政府以“劳教”名义关押看守所整治二年半并施用酷刑,多次拘留、监视、取保候审、几百次 关黑监狱、监控等也至今状告无门。类似本人遭遇的上海乃至全国冤民难计其数,试问:本人和他们不“过激”、“非正常上访”,还有其它途径可走吗?“人治” 仍甚嚣,“法治”不靠谱,“非访”就正常。
   其四、自政府制定“听证会”规定后,地方政府大规模地将众多上访者列入终结对象,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最高法、最高检和中央相关部委不审核查实即 认可地方政府结论,众多上访者都被国家信访局以地方已终结不予理睬。贾庆林“终结说“中也明确只要经审省高院和当地各方代表评议、地方主管领导签署终结, 上级部门就不再受理和交办,是默认、明确地方凌驾中央之上?还是纵容中央部门渎职?既如此,这些部门的存在毫无意义,理该撤销。指明是申诉控告之地,却又 以各种违法名义、手段甚至暴力阻碍、禁止民众进入。这种被民所养却还置民于更深重苦难的陷井,民要何用?

 而当前公检法司、人大代表和律师事实上均归政府指挥,听命于政府指令,由被信访人控告、对立的地方政府召集的所谓上述第三方,来参与听证评议官民孰对孰 错,伊始就失公平公正下的结论错误是必然的;而信访听证会结论的不可诉性,既剥夺了信访人的司法救济权,也张扬了政府的无赖和结论的随意。实质上,当今权 治现状下的中国,根本已无司法救济权可言。
   值得追究和心酸的是:2003年国家信访局长周占顺已指出80%的信访人是有理或部分有理的,那就该有80%的冤案被平反和赔偿,有80%的违法官 员、肇事者被追究,80%的信访人被减少。2005年公安开门大接访,政府和各大报章均号称“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那这些得到“着落”和“回音”者 都该消失于各信访窗口。可现却是80%的有理者和被“着落”者多数仍在中央、地方政府窗口疲于奔命、“过激、非访”,多数都被地方政府终结了。岂非现代怪 状和奇观!事实是,绝大多数的访民没得到过任何“着落”和“回音”。
   按贾庆林非访打击之说,现在起码80%的冤民都该被治罪入监。各地政府择选治罪,既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也蔑视了中央领导的指示精神。
   二会报道还称:中共湛江市委党校吴玉英对我国非正常上访终结机制进行过研究。她认为,目前信访制度所面临的困境日益严峻,非正常上访愈演愈烈,危害性极大,信访终结机制始终“缺位”是重要原因之一。
   中共政权若都培养这样有着违背逻辑和事实的谬语者,非正常上访怎会不愈演愈烈。信访终结制设立至今已有数年,并未“缺位”,为何无效?为何无法律约束力?笔者已表明观点,各级政府官僚更对被“终结”者是否有理心知肚明,做了坏事总归要心虚的,即便权枪在握。
   中央政府倘若连正确判断愈演愈烈民愤之元凶的常识和能力都没有、只会压制人民,怎能将中华大国引入昌盛与和谐?被当局颠倒还有,官方板子从不打向制造民冤、危情的恶官,却称遭受侵害的百姓引发了国家的危害,除非大规模群体事件的爆发,比如翁安事件就是个例外。
   司法威严、公信孱弱,法治“努力”徒劳无获,上访案件大量层涌不绝,该反省和承担过错、罪责决不应是被欺凌、戕害的民众。
   贾庆林提出“涉诉非正常上访终结制”后,不惧打压勇往全国“二会”会场的上海冤民呈上升之态可证,此措施必定引发更大的民怨潮,被终结的决不会是“非访”,而只会是“法治”!
   马亚莲 2013年3月10日于北京
   暂住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邮编:200010,手机:13761265924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上海简讯

  *四月二十七日,尽管上海当局百般阻扰,以各种方式控制了被认为是公民同城的组织者们。但数十名上海和各地的公民还是按原定时间和地点举行了“同城饭醉”。
   上海简讯

   *上海访民孙洪琴去北京反腐维权,今被押回沪又被非法拘留十天。4月27日晚在住处被北京警方发现是访民抓去久敬庄受冻挨饿关了一夜,第二天早被释 放,本想去公安部讨要说法遭到天安门警察阻拦又被送到马家楼,驻京办接回上海,闸北区公安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处罚,即便是中国持色的法律大全里也找不到此 违法行为构成要件的法律依据。这就是中国社会!孙洪琴手机:18939958679。请大家关注!
  
   *被上海政府违法暴力强迁十九年不解决,陈小明依法维权又被迫害致死,其妹陈伟华进京告御状,又遭上海驻京办非法软禁于北京南站民政救助站,还未被释放,望各界正义人士关注!手机:13120555029。
  
   *近七十高龄的上海著名维权人士谈兰英到北京告状,现被关在马家楼,请大家关注!手机:13651808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