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6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任迺俊

 编者按:
中国有句流行的话: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此话用在中共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
为苟延残喘的自己庆寿,中共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要靠广告来渲染自己的“自信”了。央视等製作单位推出《我是谁》的广告片,选了六个基层个体,女教师配旁白:我是离开最晚的那个;以清洁工配旁白:我是开工最早的哪一个;以医生配旁白:我是想到自己最少的那一个;……以村干部配:我是牵挂大家最多的那一个。
但是有常识的民众却有完全不同的感受,事实和常识告诉人们:中共始终与权力、利益及腐败在一起,而且不惜一切代价获得及捍卫自己的权力。维稳经费持续高涨,超过军费就是铁证!
网友们在有限的空间宣泄各自的感受:
@叮个小包:美丽的谎言。你可以脑补一下每个角色丧尸一样的表情挥舞着枪的场面,同样是真相。”
北京的一市民说:“始终和你在一起”,这是我这辈子看到最绝望的一句话。这含义就是:“@old_leopard:我们无处不在,你要给我小心。”天津一市民表示:“影片最后一个画面简直是恶意的恐吓。”
民众本能的反应就是:“@Everyday:我离你们党远点为妙!”
如此自我标榜引起民众的痛切联想,由此产生无数神模仿:
@韋舀韋舀:我是贪污最多的那一个。我是全家移民的那一个。”
@朝奉先生:我是二奶最多的那一个,我是贪污最多的那……”
我是升职最快的那一个;我是贪的最多的那一个;我是独享特权的那一个;我是不容你超越的那一个;我是你始终不能推翻的那一个。”
还有更多:“你最牵挂大家钱包!”“你是最反人性的那一个!”
你是嫖娼最多的那一个”、“你是捞钱最多的那一个”、“你是违法最多的那一个”、“你是杀人不被枪毙的那一个” “你始终和权利在一起”
以敢言著称的上海任遒俊先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慨,写下《谁是最不要脸的人?》一文。虽然任先生义愤填膺,但仍然在文中摆事实,讲道理,慢慢道来。仅仅陈述了20多年前那场克拉玛依大火,就戳穿了中共的无耻谎言,证实了:中共就是最不要脸的人!中共敢就这个事件与任遒俊先生对簿公堂,向民众证明自己的清白,找回自己的脸面吗?
任先生举了英国1912年沉沒的巨型游轮泰坦尼克号事件,更是让文明和野蛮的对比如此强烈,如此扎眼、刺心。
中共从建党开始的种种劣迹可用一个成语来描述:罄竹难书!远的不说,就说眼下邢台地区的灾难,

中共官员视民众为草芥,对于民众的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不仅不反躬自省,真诚的道歉追责,反而在尸体尚未打捞完毕之时就急于表彰庆功了,再次上演把丧事当喜事办的荒诞剧!
确实,还有不少大陆人为中共歌功颂德,这其中除了一些刻意献媚争宠,谋取私利之辈。绝大多数是因为不能得到充分的资讯,被中共洗脑而不自知。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改变只是迟早的事情。难怪习大帝把互联网的自由当作心头大患,头号敌人。
中国古代的长城是对外的,是阻挡外敌的。而如今的网络防火墙却是对内的,是阻挡国内民众的。可见中共把整个国家变成了监狱,是本国民众的敌人。所以把大陆地区看作是中华民国的沦陷区一点也不为过!
这也佐证了任遒俊先生的结论,与人民为敌但自诩始终与人民在一起的中共:是最不要脸的人!
我们相信:如果民众能自由的获得信息,中共及其习大帝也就混不下去了。我们也深信:无论中共如何加固高墙,中国柏林墙倒塌的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尽管任遒俊先生《谁是最不要脸的人?》一文已经在博讯首发,但我们还是要向各位朋友推荐。让更多的人了解:谁是最不要脸的人!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美国委员会评论员
芾箐/fu qing
《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电邮:
mishuchu99@g_mail.com
微信: a850191
脸书:Cdp Uscommittee

2016731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任迺俊
中国共产党给自己打广告了,笔者将广告101个字全部录出与大家分享。
我是谁,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
我是离开最晚的那一个
我是开工最早的那一个
我是想到自己最少的那一个
我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一个
我是行动最快的那一个
我是牵挂大家最多的那一个
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
我们来看看20前那起克拉玛依大火共产党怎么与人民在一起的。
20年前那场大火至今回响着一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国内官员的丑陋,在火难中曝光!无耻,永远写在官员的脸上!克拉玛依的大火,映照出国内官僚最鄙陋残忍的一面。
199412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派来走走样子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全市最漂亮的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
因舞台纱幕太靠近光柱灯被烤燃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叫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政府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电灯已全灭,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当时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着)于是,学生们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最关键时刻已被错过了!
796名来自全市15所中小学的师生(每所学校组织最漂亮的40多名学生歌舞队)全部陷入火海之中,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注,另有一说:死325人,伤136人;此处采用法院判决书的数字);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
在场的有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
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0几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火灾前的友谊馆观众,前两排是领导席,左一即是况丽
至今没有追究“让领导先走”的法律责任。
当时的报道均承认:有克拉玛依市教委的官员在火灾现场命令“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也有报道文章指出:本来可以避免这么多的学生伤亡,只因“让领导先走”而耽误了!所以“让领导先走”大大扩大了学生的伤亡人数!
事实很清楚,是克拉玛依市教委的主持官员葬送了学生逃生的时间与机会!造成了本来可以避免或减少的学生大批死亡的惨剧!作为大人,明知火灾的危险,却把孩子留置于死地而不顾,无异于故意杀害孩子!
这么大的罪恶,竟被新疆的高级检察院、法院视而不见,至今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更令人愤慨的是,至今没有听到当事人对此说过—句哪怕是后悔内疚的忤悔话!难道因为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就有这个特权?
我们决不能饶恕或忘掉他们的罪行!
全国人民多年来—直在追问:究竟是谁在大火之前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人民有权力查清这个罪魁祸首!并把无耻两字永远刻在它的脸上!法院始终没有审理此项内容,连媒体的报道也故意将名字隐匿不报,不过众多报道众口—词地说是“市教委的—个领导”!
查法院判决书和当时媒体报道,在火灾现场的市教委领导有如下2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
其余的均是科长或以下的小官,称不上“市教委领导”,也无权主持大会?
所以,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人,不是唐舰,就是况丽?或两者均是!
令人悲愤的是,对此罪大恶极之人,法院轻轻地判了它,媒体轻松地放过了它!
方天录,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克拉玛依当时是个仅有20万人口的油城,新疆石油管理局的副局长相当于市长。),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尽管他只被火星烧焦了几绺白发,仍然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难道这就是牵挂大家最多的共产党党人优秀表现?
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在火灾发生时仅是叫—个人走出去报警,也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
(以上二人是此次演出活动的主要领导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法院判决书语)。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著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著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
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这个丧心病狂的屠夫女人,因为救领导有功,出狱后竟然被重新入党,重新当官。请问这样的党这样的官,能是什么样的党是什么样的官?
另外,还有几十名市局领导,没人出面指挥学生逃生,没人向被大火包围的孩子们伸出援手。
199510月再报道—次法院的轻微判决以后,全国的媒体再也不敢吭声,国内人民对此责问道:
那么多孩子为了让领导先走,牺牲了自己,他们死得无声无息?
那么多普通教师为了救学生,牺牲了自己,他们的姓名有几个被人所知?
有网友指出:“即便在封建王朝,如果城池破了,县官是要死节的。现在的共产党连封建道德都没有了!”
这样一个人间惨剧,如果发生在任何一个地方,那么责任的追究,将直指最高领导部门,都得引咎辞职。”领导害死了人照样在当领导,而小学生听了领导的话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们再来拿另外一件事情对比一下。
英国1912年沉沒的巨型游轮泰坦尼克号,由于游轮上他们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所以没有出现让领导先走肮脏事件,邮轮只安排妇女孩童逃生,连世界首富,与游轮的船长他们都放弃了逃生的机会,而我们去年长江轮船沉没船长第一个逃生,是死亡几百个人,总共逃生十几个人之一的人。
难道这就是有无共产党的区别?
自古以来人类社会不缺少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但是当婊子立牌坊也是一个技术活,他住往是偶然做婊子把婊子掩盖的很好,再给自己立牌坊。
如果婊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了几十年,还有必要给自己立牌坊吗
我看仅仅是轮起双手狠狠地在扇自己的嘴巴子。
你到底是哪一个你自己明白,希望你不要丢人现眼做最无耻的那一个。
上海任迺俊2016.7.31 【博讯首发】

竖起旗子!明确方向!终结党国!重建民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